疫区信札

致历年来武大学生的一封信

【题记,2020年3月19日补】武汉大学的学生、老师和武汉的1000万封城人民是有骨气的!不给 “英雄” 正名,不剜去武汉的一块烂疮,这个英雄的城市和这些英雄的人民,永不答应。

各位好:


展信佳。首先给大家拜个晚年,元宵节快乐!2020诸事不顺,但庚子年刚刚开始,还有希望。

相信大家都注意到了前天到昨天的很多事情。你们有人已经毕业多时,有人刚毕业,有人正在写毕业论文,有人还在等待春季开学。我能看到不少人在社交媒体中的反应。有几句话,和大家分享。

  1. 钟南山说武汉是一个英雄的城市。很少有人从一开始就理解这背后的悲剧内核。如果你能联想到人民英雄纪念碑的碑文【注0】,或许你能更及时地体会其中的深意。现在,因为你们师兄【注1】的殒没,人们甚至可以说武大是一个英雄的学校。但在给予这个评价之前,你们也应该问问自己,是否能够担得起英雄的武大人这个称谓。
  2. 没有抽象的集体,有的只是个体和个体和个体……的累加。英雄的集体由英雄的个体构成。何为英雄?时势造就的焦点而已。但当我们谈到英雄的时候,我们真正在乎的是个体的英雄气质。这种气质有着深厚的中国传统:一股浩然气,千里快哉风!【注2】何谓浩然?坦荡也。如何坦荡?很简单,说真话。
  3. 包括你们在内的很多人这两天都很悲愤。很多人在问:这个世界还会好吗?【注3】我希望你们能有这个信心,这个世界会好的。每一个人,坚持说真话;每一个老师,坚持教导自己的学生说真话;每一个家长,坚持要求自己的孩子说真话。那么,当你、我、他每一个个体,在生活中或单位里承压时,就更有可能选择说真话。——说真话的人定义自己,说“假话”的人永远无法定义。
  4. 丛林世界【注4】,本就艰险。人类走上了一条文明的不归路,希望走向道德世界。既然选了,若一去不回,就一去不回【注5】。正如毛主席所言: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注6】。

附十六字令一首,祝愿武汉、湖北早日送瘟神:


龟蛇耸立锁疫川
民心聚
雷火化神山

祝:庚子年平安康健,国泰民安。


刘岩

2020年2月7日夜于武汉

【跋】原信分批次以邮件形式发给了过去5年来在武大所教本科生。

【注0】碑文为: 三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三十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注1】指武汉大学医学院04级7年制医科生李文亮。李文亮医生是2019年12月武汉最早提示新型冠状病毒风险的8位医生之一;后于2020年1月感染肺炎,2月6日(存疑,一说为7日,2020/2/9注)不幸去世。【2020/3/19补正:根据国家监委的调查核实,李文亮医生去世于2020年2月7日凌晨2时58分】

【注2】借用苏轼《水调歌头·黄州快哉亭赠张偓佺》“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一句。

【注3】借用音乐人李志同名歌曲。

【注4】指霍布斯“自然状态”。

【注5】出处为网络流行语:
“大圣,此去欲何?”
“踏破南天门,打碎凌霄宝殿”
“要是你一去不回…”
“就一去不回!”

【注6】出处为毛泽东《七律·到韶山》

【跋·续, 2020年3月19日 】国家监委今日发表的调查报告附答记者问文末,有如下定性:“值得注意的是,一些敌对势力为了攻击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给李文亮医生贴上了对抗体制的 ‘英雄’ ‘觉醒者’等标签。这是完全不符合事实的。李文亮是共产党员,不是所谓的 ‘反体制人物’。” 这个判断没问题,李文亮是一个合格的党员。但李文亮的 “英雄” 身份是人民认定的,和外媒、敌对势力无关,这点要说清楚。这个 “英雄” 的称谓深刻地反映了人民对于体制内败类、蛀虫、尸位素餐者与欺下媚上之徒的坚决反对,也深切的体现出大家对国家监委调查组的期许。如果这个报告就是对体制内 “烂疮” 调查的句号,那就是对中心医院牺牲的医护、对全市数千死难者、对武汉1000万封城人民、对湖北6000万封省人民的背叛。

世界欠武汉一个承认——WHO专家组长Aylward原话翻译

世卫组织专家组对中国进行了2周的考察,2月24日在北京举行了新闻发布会,通报考察结果与基于中国防控经验的新冠肺炎指导报告。发布会完整视频回放见此链接【1:05:57开始】。

专家组组长Bruce Aylward在讲完报告核心内容后,专门为武汉和武汉人民,说了如下一段话,感人至深:

I will stop here, but as I close, I want to say a few words to the people of Wuhan. Twenty-five years ago, I visited Wuhan to assess the capacity to eradicate at that time a virus, a dangerous virus. And Wuhan I found was a fair bit smaller than today, but was a bustling, energetic, lively place, filled with wonderful people with great spirit of trying to eradicate this disease I was working on at that time. When Dr. Liang and I arrived in Wuhan two nights ago, it was a very different place. The city of skyscrapers, and giant auto routes, gorgeous hyper modern train station, was silent. It was a ghost town. And behind every window, you know, the skyscrapers that we drove pass, there were people, 15 million people, were staying, put in one place for weeks at one time to stop this disease. And we spoke to the people we were working with in Wuhan, they said: this is our duty, we have to protect the world from this disease, this is our role. I just thought it’s all important that we all recognize that – to the people in Wuhan, it is recognized that the world is in your debts. When the disease finishes, hopefully, we will have a chance to thank the people in Wuhan for the role they played in it. Because, many of us, many people here, suffered, but the people in that city have gone through an extraordinary period, and they still are going through it. And there are so many stories like that.

Bruce Aylward, WHO Team Head, in news brief, Beijing, Feb. 25, 2020

上述全文出自我自己的听写,可能尚存若干错漏【注1】。由于是无底稿全程口语表达,发布会现场同传小姐姐未能完全精确的翻译Aylward的话。同传翻译见以下截图:

现将Aylward的原话翻译如下:

我的发言就此打住,不过在结束前,我还想对武汉人民说几句话。25年前,我曾到武汉去评估一个病毒——危险的病毒——消除工作的状况。那时的武汉比现在小很多,但却是一个充满生气、熙熙攘攘的地方,有着非常出色的人民,满怀信心致力于消除我当时所研究的病毒。当梁博士【注2】与我两天前到达武汉的时候,这个城市完全是另一幅模样。一个到处是摩天大楼、巨型路网、漂亮而现代的高铁站的城市,静寂无声。这个城市如同一个鬼城。在我们开车路过的摩天大楼的每一扇窗户后面,你知道,都有人,一共1千500万人哪,就在此时,待在、封在房间里长达数周,只为了阻止这场传染病。我们同在武汉一起工作的人对话,他们说:“这是我们的职责,我们必须保护这个世界免于这场传染病,这就是我们的角色。”我现在感到一个最重要的事情,是我们要承认——对武汉人民来说,世界欠他们一个承认。当这场传染病最终结束的时候,希望我们能有机会对武汉人民道一声感谢,感谢他们在此中的担当。因为,我们中的很多人,包括在场的各位,都受了这场传染病带来的苦头,但是在那个城市的那群人民,亲身走过的是一段极其艰难的时光,并且他们目前仍然处于这样艰难的过程中。有无数类似的故事发生在那里。

【注1】经与NUS黄葵老师交流,将先前听写第3句中”busily energetic, lively place”订正为”bustling, energetic, lively place”;与北师张泽州老师交流,将先前听写第5句中”giant out of door hoods”订正为”giant auto routes”;与上述两位老师交流,将先前听写第3句中”was fairly smaller than”订正为”was a fair bit smaller than”
【注2】梁万年,专家组中方组长

今天上午开始,Aylward的讲话及同传翻译开始在社交媒体上刷屏,包括《人民日报》、《环球时报》等媒体也纷纷转载。世卫组织的微信公众号提供了新闻发布会的完整音频和官方翻译(与同传有较大差异),见此链接。另外有外媒报道,引用焦点均为:

“The people in that city have gone through an extraordinary period.”

外媒链接如下:路透社BBC南华早报新加坡CNA